[关闭]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风采 > 创作园地
流浪一生·传奇一生
烟花一样寂寞的女子,月光一样骄傲的女子,沙漠一样荒凉的女子;一生都在流浪的她,一生都在拾荒的她,走到了哪儿,又拾到了什么……
曾有一女子,她身材高挑,散着长发,带着一种繁华落尽的沧桑独自行走在那片沙漠中,那段红尘往事中。请记得,她的名字叫三毛。
三毛原名陈懋平,只因写不出“懋”字,便为自己改名,那一年她三岁。三毛这个名字则是她年岁稍长时所取的笔名。而从小孤僻、独立的她却不知这个笔名乱了一方文坛,它的出现,使我们知道一代传奇的绽放。
“因为上帝恒久不变的大爱,使我能学着去爱这世上的一草一木一沙一土。”小小的她早已萌发出这份情,那对大自然的崇敬,对草木的悲悯使得她去放逐,她的行走,是因了那无言的大爱。这是她,是那个对大自然有着大爱,有着情的女孩儿。
如果说远行是三毛耗尽一生也要圆的梦,那文字于她而言便是缘系三生。
一段缘,一段情,令多少人魂牵梦绕,百转千回。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部《红楼梦》,都有一段旧誓前盟。
“我所居兮,青埂之峰;我所游兮,鸿蒙太空;谁与我逝兮,吾谁与从?渺渺茫茫兮,归彼大方!”一段语,一笑颜,那一刻,三毛读懂了境界。天地苍茫,人之渺小;富贵功名,皆为浮云;沧海桑田,万物归尘。那一瞬的悟,便足以超脱。
三毛人生最大的羞辱莫过于那一次了吧,那位老师的惩罚,令得那内向、叛逆的三毛的自闭,豆蔻芳华,只因那次羞辱,便被她锁进了一个只有她自己一人的世界,不让他人知晓。七年的光阴,那本应好好享受如青涩之果的芳华不复存在,只因三毛在那七年里,拒绝了他人,却也拒绝了自己。
自闭的她,渴望飘零,害怕面对熟悉的人和事。滚滚红尘,茫茫人海,除了家,她又能逃到哪儿去呢?然而,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,三毛,这个随性洒脱的女子居然会选择墓地来寄托她的安宁……
偏激固执的她,认为死人是世上最冷漠却又是最温暖的人,那个女孩做过几次傻事。初次轻生,算是获救。但最后那次,她总算如愿以偿,和她所谓温柔的人,永远相处了。累了,渴望宁静,渴望一方安宁。墓地给了她一个短暂的归宿,最后那次,她永远住在了那个可以做梦的空间……
孤独的她,只愿在书中绽放自己,然上苍不会让这个自闭的少女,真正山穷水尽,在大漠孤烟的荒野,还有一个人愿意为你指点迷津。
顾福生,安静可亲的他知道三毛心灵深处,与文字有着更深刻难解的情结。顾福生为画而生,而三毛为文字而活。红尘路上,总有许多转弯的地方,需要别人的指引。梦想虽美,亦需要别人来成全。
若不是他,或许三毛至今都会活在那片孤独的天地。当她的《惑》发表出来时,三毛重新回到了人间,她知自己已浪费了太多光阴,顾不了那么许多,与时光携手而行,该是一往无悔。
或许连三毛自己也不曾想过,她的创奇竟从那片令她觉着有着前世的乡愁——撒哈拉沙漠中一粒尘埃开始撰写的。《撒哈拉的故事》中她与荷西相知相守。何其有幸,在她行走天涯之时,是这个男子,真心相伴,风雨同行。又何其不幸,待她过尽万水千山之后,亦是这个男子,离她远去,阴阳两隔。他们曾用六年的时间错过,又用七年的时间相爱相依,再用一生的时间别离。一字一情深,一句一生涯。一生之中能遇见一个真心待你的人,陪你走过千山万水已足矣。
三毛曾说过:“踮起脚尖,我们就能离幸福更近一点吗?”。其实不然,幸福只给予那些随遇而安,饮食烟火的人。三毛这一生都在做梦,都在风沙中行走,邂逅种种离奇的故事。那些平凡简单的幸福,又如何能够与她不期而遇?
河山冷,岁月静。无论你是否留恋,那个女子用她的固执,去陪伴了荷西,她已经一去不回。
她是一个人流浪,一个人天涯。
(供稿:初2018级1班 兰英滋)

评论信息

您可以登陆后评论或者选择匿名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