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关闭]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友之家 > 校友动态

北京大学元培学院2011级本科生——孙涛

浏览次数:6616 发布人:admintm 发布时间:2014-05-16 19:28:43
孙涛,毕业于新利18娱乐,北京大学元培学院2011级本科生,专业为风险管理与保险。大一暑假,赴陕西大荔中学支教;大二寒假,赴浙江游学;大二暑假,赴江苏游学;大三第一学期,赴香港中文大学交换。高考700分,2011年重庆市理科第一名。
 
孙涛卖萌
 
我还是有点牛
 
孙涛和他的大学同学
三年回首
关于高考
时隔三年,再次回首,剩下的只有释然。
记得考试前一周左右,老师为我们安排了一次“茶话会”,对于我们那群长期受到作业压迫,而时时刻刻都在瞪大了眼睛寻找“寻欢作乐”机会的人来说,那自然是莫大的恩赐。于是我们放开了玩儿,全然忘却了一周之后,还有一场血雨腥风的鏖战等待着我们。不过,老师们的目的达到了,我们酒足饭饱又玩得很high,自然抛弃了世间纷争与红尘杂念。
世间纷争,不过如此。
但是,一时的欢乐世界之后,必然是残酷的现实,我们终究是要上战场的士兵。这或许就是我们的“饯行宴”,之后可能便是“壮士一去兮不复返”了。所以,我们还得继续厉兵秣马,或是临时抱佛脚。但是,那一周关于复习的记忆,我却一个片段也回想不起来。或许是太多单调乏味的重复,已经让记忆失去了承载能力。不过,我更觉得,那是因为那一周的学习生活与往日并无差别,依旧那样看书,依旧那样做题,依旧寻欢作乐,依旧准时抢饭,依旧按时睡觉。
平凡的生活,淡定的心情,留不下痕迹。
“明天就考试了”,不知为何,我对这个时间情有独钟。但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或许是沉醉其中而忘我了吧。要不然,当年高考考语文时,我情有独钟的对象必然会有所改变。不管小考还是大考,只要停课了,我就特别高兴,现在上大学了依旧如此。停课,意味着时间归自己所掌控。这时,我就会如悠闲老人翻阅曾经沧桑的岁月记录那样,按照自己的计划一路前行。
生活平凡,岁月静好,心情淡雅。
曾经一直听人说,高考前很容易失眠。不过现在看来,那些失眠的人,都是为了让自己时刻记住“我一定要睡着”而失眠的。第一天晚上,我似乎也失眠了一会。当我意识到我醒着的时候,我就开始想办法让我睡着。于是,我开始数山羊,但是,直到漫山遍野都是羊时,我还醒着。后来我又尝试了许多其他的办法,不过都失败了。最后我放弃了,结果睡着了。睡觉这事儿,越努力,越来劲,越失眠。
顺其自然,无为而治。
第一天的考试,可能有些紧张,不过那都是被场面给吓傻的。语文考试照样不痛不痒,每道题都做了,但是都没底。数学考试还是那些死板题型,能做的都做了,不能做的都放弃了。当被问及考得怎样时,答道:无关生死,随它去罢。有了第一天的经验,第二天也就波澜不惊的过了,于是考试便结束了。结束了,也就永远的结束了,剩下的只有莫名的空虚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目标的泯灭,是信念的消失。
两天高考,无关生死,世界未变。
高考多被称为一场战斗,但其实不是这样。尽管高考中有赢有输,但却没有生死存亡。高考只是一个跳跃,每个人都要从荆棘满途的山上纵身跃下,山下是深渊,名为大学。不同的是,有的人跳得远,有的人跳得近;有的人落入了水中,有的人跌在了山间。落入深渊的人,又得开始努力逃出深渊;跌在山间的人,也要披荆斩棘。只有从山上往下坠落的瞬间,才是解脱,那是我们的暑假。最后,高山依旧,大海依旧,时光照旧流淌。这才是高考。
高考虽然可能让你遍体鳞伤、血泪满面,但多年之后再次回首,你会发现,高考相比人生而言是那么的渺小,那么的不重要,曾经的泪与笑、苦与乐,一切都释然了。
愿大家以平静的心态对待高考,取得满意成绩,进入理想的大学。
 
关于元培
前几天听人说,在重庆流传着关于元培的负面传说。我没有亲耳听过,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传闻。难道是关于元培男女混住的制度?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啦,我们混宿还是很规范的。虽然一个院的所有人,男生和女生,都住在同一栋楼,但是男生是住在下面三层的,女生是住在上面三层的;并且上面三层是有门禁的,所谓的门禁,就是进门需要刷卡,刷我们的学生卡,但是我们男生的学生卡是刷不进去的,于是乎男生从原则上来讲是进不了女生的楼层的。所以呢,女生就不用担心啦,我们的男女混住,还是很安全滴。
那男生是不是会想,女生安全了,男生就要失望了。不会的,男生绝对不会失望!首先,我们元培这种上三层和下三层的格局,虽然有其不彻底性,但在北大甚至是全大陆,都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,元培的宿舍绝对是走在整个大陆的最前列的;另外,元培的住宿条件可是令其他院系的同僚甚是羡艳的。其次,不仅元培楼本身,元培楼的对面也住着满满的女生,且还都是社科、文科院系的。地理位置绝对优越,俗话说,近水楼台先得月,指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闲话就此打住,下面谈谈个人关于元培的主要感受。
元培是一个书院制的学院,在北大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。元培学院与北大其他学院的不同之处主要在于,元培新生在入学时不分专业;经过大一一年的时间,当你对北大各个专业都足够了解时,再选择专业。个人觉得这种做法非常合理。因为高中毕业时,不是所有的同学都对大学的专业有清楚的认识,我们知道得都是经过处理的二手信息;在信息不充分的情况下,就贸然选择专业,可能会在进入大学后感到失望和后悔。而元培的这种制度,相当于给了你一年的时间来亲自体验和了解自己感兴趣的专业,在此之后做出的选择肯定更加贴近自己的理想专业。
另外,元培这种入学不分专业的做法,还衍生出其他的优势。其一便是,同一个宿舍、同一个班级的同学所选专业有很大的差别,这种多元化的专业背景,会给我们更多的机会去获得自己所学专业之外的知识和信息;在某些课程上,也能更方便地寻求帮助,比如学习经济学的我,就经常向学习数学专业的室友请教数学问题。另一个优势就是,元培学院的同学可以选择全校所有学院的课程,而其他普通学院则只能选择他们自己院系的课程;这个特权使得我们在选课时有更大的灵活度,比如遇到两门课时间冲突时,就可以考虑选择另外一个院系的同类课程。这个课程选择的特权还是十分强大的,常常令其他学院的同学羡慕不已。
所以,当你选择专业,徘徊迷茫不知所选时,那就来元培吧,蔡元培老校长将为你指引方向。
 
关于交换
对于一个不太善于交流,更不善于写文章的人来说,写一篇关于交换的交流性质的文章,还真是一个tough work。思来想去,决定站在两个时间点来谈谈我在香港中文大学的交换经历,一是在交换之前,一是在交换过程中。
交换前,必然面临着两个的选择:要不要去交换,以及去哪所学校交换?
在思考第一个问题时,其实是在权衡交换的得与失。交换的得,对于我个人来说,就是它能丰富我浅陋的人生阅历。从小到大,一直都是在学校和家里打转,很少有机会到世界的其他地方去看看;而交换则能给我至少一学期的时间,让我走出自己已经熟悉的地方,去到更远方的陌生世界去生活、体验和学习。我当时就想,我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,学习了整整14年,世界其他地方的学校是怎样的呢,我想去体验一下;我在中国传统的社会环境下,生活了整整21年,世界其他制度下的社会是怎样的呢,我想去看看。这是我最原始的动力,其实现在仔细想想,当初似乎并没有想到交换能如何提升我的人生阅历,只是简单地受到了好奇心的驱使。交换的失,在决定去交换时,我并没有太在意,后来发现其实还是有些不利影响的。在去交换前,我没有仔细研究中大的课程,以至于到了那边才发现,中大当学期没有开设北大这边对应的专业课,而北大的同级同学却能按规定修完专业课,所以我只能在一年后把专业课给补上。这对我回北大后的学习,以及大三下的保研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这个关于课程的问题,是我到了中大才发现的,所以在决定去交换的时候,它并没有纳入我的考虑范围。
在思考第二个问题时,则是在寻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地区、学校去交换。但是我选择中大去交换,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没有抓住其他机会。当我想去交换时,发现能去的也就只有中大了。不过考虑到经济因素以及英语水平,中大其实还挺适合我的。
交换中,对我而言,在中大的学习生活跟在北大时并没有太大的不同。主要任务是学习,因为成绩要转回北大,所以还得好好学习;另外,由于在中大交换时课程比北大少很多,我总共才选了五门课,所以空闲时间相对多了些,就时不时地到香港各著名地段看看。在学校学习,就对学校有了感受,知道了全英教学是什么感觉,知道了依山傍水的学校是什么样子,知道了双人宿舍是怎样的宽敞明亮,知道了外国同学居然有不会简单algebra的;出去闲逛,就对香港社会有了了解,知道了沙田其实是香港的郊区,知道了中环有个兰桂坊,就在港大不远处,知道了太平山上俯瞰香港很美。
在大的方面,虽然我不能说我对中大或香港有了特别深入的了解,但至少有了只有亲自融入其中才能得到的直观印象。在小的方面,我对自己交换时所在的书院——善衡书院还是有了一个较为深入的了解。中大是一所书院制的大学,这在香港和大陆都是绝无仅有的。所谓书院制,就是学校并不按照学生所学专业来进行管理,而是按照以书院为单位进行管理。而我所在的元培也同样是以书院制的模式在运行,所以在中大善衡书院的一学期,我有机会对元培和善衡进行对比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使得我更加了解元培了。
另外,在中大我也认识了很多拥有不同背景同学,有柬埔寨裔美国人,有缅甸裔美国人,也有“正宗”美国人,除此之外,还有日本同学、新西兰同学。当然,见得做多的,还是香港人和大陆过去的学生。在这样一种环境里,一方面我了解了他们的文化背景,另一方面我也对自己的identity有了新的认识。还记得在交换即将结束时,一位师姐问我有没有国际公民的意识,我说有,因为经常看到其他国家的同学,使得我意识到自己是中国人,而在北大是不会意识到这一点的。
思路较凌乱,话语不成章。总而言之,除了三门专业课被延迟了一年外,中大一学期的交换还是让我收获颇丰的。
孙涛   2014年3月13日于燕园36楼

评论信息

您可以登陆后评论或者选择匿名评论。